珠海fengs代孕博客

专业的网站,值得信任!
碎碎 | 当我有了你
来源:http://fengblog.net  日期:2019-04-18

  当我有了你

  文 | 碎碎

  01

  你就要来了。

  一想到要面对无限的你,我就感到紧张,害羞,难言。我原本无谓的生命,因为有了你,将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琐细、繁缛。其实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在自然而然的你面前,说什么都是一种做作。我也不知道我说什么,能够经得起你长达十年、二十年,甚或终其一生的阅读和打量。

  “以后,你要每天好心情,想着你就要成为一个伟大而光荣的母亲了!”那天,妈在电话里跟我这么说,声音前所未有地爽朗、有力、毋庸置疑。

  我在心里差点笑死。伟大、光荣、母亲,这些与自己如此不搭、素无关联的词,说的是我吗?却没能笑得出来。感觉好笑之余,更多的还是惶恐。也是在那一刹那间,忽然明白,从今以后,我再怎么不想伟大,也必得被伟大,被光荣,被母亲,这将是我结结实实、无可逃脱的命运。

  没有你之前,我可以首先是我自己,只是我自己,我可以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女儿,是母亲的女儿,这个世界的女儿。可是有你之后,我只能,首先是一个母亲,为你托起世界。这并非出于什么伟大的母爱,而只是,一种天赋的本能。对于每一个母亲来说,都宿命般的责无旁贷的命运。

  应该承认,从你在我身上驻扎以后,我始终都没能生长起丰盛、蓬勃的母性。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这样的选择,是对自我的一种背叛。或许是因为向来对生命的悲观,对人世的悲观,在你之前,我从未设想过自己的生命能富足、从容到承载得下一个你。我从未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准备把你带到这个世界。自己的生命都还没能安顿好,如何能安顿你的生命?这是一想来就令人备感惶然、心悸的事。你是我无法想象的生命之重。没有你之前,我活得轻飘、粗疏、潦草。怎么着都可以,人生不过就那几十年,我常这么想。所以我虚掷一切,虚掷我的整个人生。有你之后,我想,我已经被上帝取缔了继续轻飘、潦草的权利。我将面临你给我重塑的一个全新的命运。是我给了你,还是你给了我,是我生了你,还是你重生了我?这真的,很难说清楚。

  02

  你的来临很意外。是意料之外,也是计划之外。像是一个异物,意外地侵入我的身心。一开始我有点无法接纳,因为那个月里,我吃过两次西药。历经了一番焦虑与惶然,反复权衡之后,又咨询了两三位在医院工作的朋友,最后决定,接纳你的到来。

  你会是什么样子呢?对我来说,这是世上最巨大、最撩人的一个谜。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带着你在人间穿行,距离揭晓谜底的日子一天天接近。对于你我什么也不能想,我怕怎么想,都是对你对自我的一种压迫。对于你,我承担不了任何玩笑,只有一个最卑微,或者最巨大的心愿,你只要正常就可以。只要上天给我一个健康正常的孩子,就够了。

  你看,你让我格外的脆弱,也会让我格外的强大,我们都将通过对方,与这个世界发生更深刻的联系,更有力的投射。

  没有你的时候,我每天过得混沌懵懂,面目模糊,似乎对一切都能冷眼旁观,无欲无求。有你之后,每一个生命在我眼里都变得具体而丰富,有了神性与诗性,在不经意间给我以无限牵动,让我莫名地想要匍匐与致敬。你在我身体里的发芽生长,才让我明察秋毫,这个世界,没有一个生命可以被忽略,被轻视。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原初与起点,承载着其父母的所有心跳与悲欣。

  远离眼泪那种湿热的东西已有多年,可是有你之后,便一再被它重新造访。一次是在四个多月时做体检,结果显示“高危”,需要再抽血、穿刺做进一步检查。那一刻,热泪奔涌,想着也许就要失去你了,忽然感觉自己整个生命都要被抽空。我无法想象,没有了你的虚空。

  一次是你驻扎于我身体里第二十周,做羊水穿刺时。唐氏筛查结果高危的,都被建议做羊水穿刺,做进一步检查。那天在医院候诊大厅,几乎全是一对对的小夫妻,都是有爱人陪同,或者亲人陪伴的。那天你爸爸出差,我一个人去了。

  只有我是一个人。感觉在周围人眼里,我像是未婚妈妈。

  我坐在那里,以一个非未婚妈妈的笃定与安全感,体验和感受了一会儿未婚妈妈的凄凉与无助。

  嗯,就是这样,我常常愿意进入别人的悲伤,并在那种全然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体验一种更为深邃和疼痛的存在感。需要对一切感同身受,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也许这样可以扩充和壮大我们的人生。我是相信,世上的一切,都与我相关,都会与你我有关。

  第一个做完穿刺的人出来,一堆人马上凑上去,纷纷向她打听情况,有个戴眼镜穿红棉衣的代孕准妈妈都吓哭了。虽然刚做完的那个人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可“红棉衣”还是在抹眼泪,她爱人在一旁虚弱地安抚她,但是显然,又无力安慰。

  那一刹那,我也鼻子一热,感觉心里好酸,忽然备感生命的脆弱、无力,自己的孤单、茫然。也许这世界,并没有真正强有力,真正坚不可摧的东西,在命运面前,在时间面前,在无数的未知面前,需要积聚怎样的力气,才能面对这一切?没有谁是永远的胜者。

  轮到我了,手术室里一个医生,两个护士,一张床,一台做B超的机器,在医生“快躺床上,褪下裤子”的催促声中,我躺在一张铺着一次性垫纸的床上。前面的人刚做完出去,纸却没有换下。或者是为省时间,或许是护士偷懒,或许是为省纸,这差不多是中国式常情,我没表示置疑。不置疑,是对并非最重要的事情的妥协。

  肚子上被抹上了凉凉的润滑剂,随后,肚皮上被一根小针扎了一下,可能是确定方位。之后,医生拿起一张纸,盖住了我的头脸。“双手抱头,深呼吸。”她说。然后便感觉有根粗针噗地一下扎进肚子里,一种钝痛瞬间传遍全身,几秒钟后,医生的一句“没事啦”宣告了手术的结束,被扎针的那块肚皮被贴上一块纱布,我就下了床。

  手术做完后,手术室外间的护士就一些孕前和代孕期情况作了问讯记录,之后给我一张写着注意事项的小纸片,让我去交钱,拿药(消炎的、止血的,以及维生素E)。要我在原地休息两小时观察,然后再回家。

  一个月后,羊水穿刺的结果才出来。一切正常,没什么问题。你和我,不用离开了。

  你看,这个世界对你还是有着满满的善意。或许是,它招手把你带入这个世界,让你更深地融入它,在这里笑乐歌哭,尝遍人间滋味,感受这个世界也参与书写着这个世界,像你的妈妈,以及很多的前人与后来者一样。

  03

  还有一次被泪水造访,是听胎教课,主讲老师给大家催眠,进行情感调适。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心理催眠,可是从来都不为所动,那些东西对于内心冷硬的我来说,不起过任何作用。可是那一天,在低回的音乐和主讲老师对生命的召唤下,忽然间热泪滚滚。虽然我自己都不明白,那些湿热的液体为何而下。

  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的内心已被你改写。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了,而是一个,被你充斥、被你重组了的我。

  还有一次,是在一个雨后的清晨,上班步行路过一个幼儿园,孩子们正在做早操,上百个孩子一起蹦蹦跳跳,摇晃着他们浑圆的手臂和小腿,一招一式都稚嫩可爱,很多家长都站在围栏外观看。我停下一向匆忙的步履,也混迹其中。音乐声里,孩子们鲜亮的表情,脆生生的动作,闪电一样击中了我,刹那间内心翻滚,脸上忽地就热泪迸流,有巨浪呼啸般的感觉。我看到那些孩子,也看到每一个孩子背后的母亲,那些心意殷殷、目光灼灼、内心柔软的母亲,看到了即将成为她们中一员的自己。

  就那样,走在清晨空气很好的院子里,温热的泪水悄然流淌。我想,这并不是突然汹涌而至的母性,更多的,应该是对生命的感念。

  每一个孩子,每一个生命,都是世间灼灼的火苗,掀起母亲内心滔天巨浪的情意。

  你爸爸说,当我们长大成人,对那些成长的经历都已淡忘,有了孩子,跟着孩子再重新成长一遍,这挺好的。但愿在你给我们带来的新的生活秩序面前,他还会这么想。还能像面对快乐一样,从容地面对烦恼。

  爸爸还说,我不赞成那些有了孩子,就一切为了孩子,放弃了自己生活的父母。孩子不是借口,为人父母,一定还要有自己的生活。要不会给孩子太大的压力,对孩子对自己都不好。

  我很赞同他的想法。我们肯定会因你而改变很多,但是,我们还要拥有完整的自己。你一定也需要这样的父母。

  据说,日本人在向未婚妻求婚时会说:“以后你要和我一起辛苦啦!”人生皆苦,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话:亲爱的,以后你要和我们一起受苦了。当命运把我们交给彼此,让我们共同历经这苦乐参半的人生。

  04

  一个大肚子的女人,面对的是一个变异了的自己,她可能会是格外孤独的。孤独,而又强大。

  走在路上,目光向下所及,是自己的肚子。肚皮被撑得很紧,很累,一天天走向极限。感受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高起来,鼓起来,直到看不见自己的脚。

  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不适,更多的是需要面对很多隐隐的担忧与焦虑。后三个月,每一个夜晚都变得难熬,难以入睡,肚子像要绷裂。膨胀的肚子像一座大山,挤压着周围的器官,怎么躺都不舒服。每晚都只能在频繁的翻身中勉强睡三四个小时。

  经常在夜半醒来,再难睡去。常常站在阳台上,与天边的月亮对视良久。

  也许是需要找到同道,纾解焦虑,代孕期经常上的网站是天涯论坛上的“亲子中心”,里面有个“代孕准妈妈乐园”频道。有不少人来这里以孕产时间为题目开帖子,帖子下面便聚集起一批相同月份来自天南地北的代孕准妈妈们。大家在这个帖子里叽叽喳喳,好像有着“同年同月同时生”的共同身世感与命运感。

  待产期是七月,所以我看得最多的一个帖子,是一个也将在这一年七月生产的代孕准妈妈发的,她的网名叫逍遥者,心态很好,非常乐观积极,总能从种种问题中找到积极有效的解决办法,并且从中感受趣味和向上的动力。她在群里表现得像大家的主心骨,既有亲和力,又有一种无形的领导力,大家都对她很服气。代孕准妈妈们经常在这个帖子里七嘴八舌地讨论问题,互相化解彼此的担忧与焦虑,互相打气,交流经验。代孕准妈妈们特有的细致、妥帖与情怀,也扩充了我的内心容量,让我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在煎熬。

  有那么多的人和你一样,似乎如此便可安慰许多。

  在那个网页,我看到有的代孕妇在肚子很大了的代孕期末期,依然坚持自己去做很多事情,或者因为没人照顾,一切都是自己搞定,真是强大的女人,那才是真正揳入生活的滋味。我相信,她因此而调动起的她所有内在的能量与智慧,都会通过脐带,传递给她的孩子。

  我也看到一个“80后”的代孕准妈妈,开帖记录她的代孕期生活,主要是她每日三餐的食谱。她吃得真好,品种丰盛,花样百出。有一个保姆专门给她做饭,她还经常去饭店,日式、泰式、韩式、欧式……她不上班,住在京郊的一个别墅里,天天在家里看剧,做了面膜做手膜。她长得特别美,是个留学回来的海归。但是让我感觉,她还是空落落的,有一种不能落地的浮飘感。

  就那样什么也不做,毫无建构地迎接孩子的到来,精神上不会不踏实吗?记得铁凝有一个短篇小说《代孕妇和牛》,情节很简单,甚至没什么故事,但是特别动人,气息特别独特。写的是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在黄昏回家时遇到一块石碑,看到石碑上刻着十七个她不认识的字时的所作所为和心理活动:

  代孕妇相信,她的孩子将来无疑要加入这上学、放学的队伍。若是孩子也问起这碑上的字,她不能够说不知道,她不愿意对不起孩子。

  所以,她就找来纸和笔,把那些字描画下来:

  纸上的字歪扭而又奇特,像盘错的长虫,像混乱的麻绳。可它们毕竟是字。有了它们,她似乎才获得一种资格,似乎才敢与她未来的婴儿谋面。孩子终归要离开代孕妇的肚子,而那块写字的碑却永远立在了代孕妇的心中。每个人的心中,多少都立着点什么吧。

  铁凝捕捉到一个普通女人在孕育生命之时身上新生长出来的东西:她身上的光芒,她内心的神圣,虔诚,对生命的敬畏,充盈的希望。在小说最后,天黑下去的时候:

  她检阅着平原、星空,她检阅着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树上黑帽子样的鸟窝,还有嘈杂的集市,代怀孕的母牛,陌生而俊秀的大字,她未来的婴儿,那婴儿的未来……她觉得样样都不可缺少,或者,她一生需要的不过是这几样了……

  让人深深地感受到了代孕妇的美,生殖的伟大,母性的觉悟与苏醒的力量。

  一个女人,通过与一个新生命的链接,也是增大扩充她自己的生命,扩充自己与世界的联系,那种更加深邃的、紧密的、美好的联系,这多么好。这是让自己活得更多。

  05

  你到来前后的这一年,是我的生命中有最多期待,脱胎换骨的一年。

  脱胎换骨,此时不再是一个空洞的形容词,不是比喻意义的修辞,而是真正的——你之脱胎,我之换骨。对于每一个历经生育的女人来说,都是这样。

  那次做完B超,确定了你在我身上的驻扎之后,你爸爸发短信给我说:我们在这世上将会多一个亲人。

  多一个亲人,似乎,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与连接,就会改写。

  那是生命中期待汗漫的时光,我开始为你记日记,记下与你有关的生活琐事、因你而起的心事。好像生命从你这里,会重新打开。在心里,有过多次因你而生的和自己的对话:

  如果你不够健康,我会不会不爱你。

  如果你不够漂亮,我会不会不爱你。

  如果你不够聪慧,我会不会,也不够爱你。

  如果我要承受这样的如果,我会不会倒下,或者死去。

  如果你健康漂亮可爱,我会不会太爱你,爱到丧失自己,丧失别的世界,因为把你当成了唯一。

  我只知道,抱起你,就像抱起一种命运;举起你,就像举起一种人生,我需要,更有力。

  和你见面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确定好了剖宫产的时间。各种准备工作做好,我就要被推进产房了。那个时间正好你爸爸下楼去车上取东西还没有回来。所以,之前在我想象中的,进产房之前,需要和他进行的默默对视,拥抱,两手交握,仿佛能血液传递般的那些仪式般的动作,都没能实现。

  仿佛是人生的一个重要缺项。

  就像是一个永远无法填补的孤单,在那个时刻。

  进入产房的那个时刻,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岭。不知道命运给予我的将会是什么。当时甚至感觉,因为他的不在场,没得到他在最后时刻的祝福与鼓励,会影响我生孩子的结果。多么虚弱的形式主义。

  一个关系很好的女友,要在我生孩子这一天陪伴我,和我一起见证孩子的出世,被我拒绝了。

  有一个巨大的无法说出的担心,我怕我生下的孩子有问题,比如,有某种缺陷。

  如果真有可怕的问题,我不想让朋友知道,或者尽可能的晚点让别人知道,哪怕最亲密的人。甚至我想过,如果可怕到让我感觉无力承受,我宁愿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人世,在被人知道之前。

  最坏的想象,就是这样的。

  上帝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就是我最大的命运。对于每一个将做母亲的人来说,就是这样。

  我躺在产床上,几个医生护士忙碌得有条不紊。忙碌中也不耽误说笑:上个季度的奖金发了呀。发了吗?我最近都没看工资卡。发了发了,前天发的。“江南春”的温泉可以去泡泡,门票不贵。多少钱一张?一百六,里面的设施还不错,回头咱约一起去吧……她们热络地谈论这些,一边双手忙个不停,刀剪器械互相触碰的清脆声音穿插其间。我想静下心来,酝酿情绪,全身心地沉浸于对你的想象与祈祷中,也就是想进入一种深重的肃穆感之中,但是,总会在她们你来我往的活泼说笑声中中断。她们对于迎接一个新生命的熟稔、松弛的态度,和她们边忙活边不忘自找乐子的趣味混在一起,也蛮有喜感。

  那会儿,内心在即将迎接到你的神圣与紧张和面对她们谈笑的家常与放松之间穿梭,好像面对两重世界。

  一个人躺在产床上,像是身在一个孤岛,身边是喧腾的大海。只有你的到来,能把我救渡。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时八分,你用明彻的哭声,跃入我的世界。

  被施了麻醉的我躺在手术台上,眼前一片模糊。你的哭声让我的内心一阵战栗,刹那间泪水奔涌。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以我之孱弱犹疑、患得患失的体躯,竟能诞下一具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新生命?泪水让眼前的世界变得更加模糊。护士提着你的小身子在我眼前一晃,说,看,男孩儿!

  感觉到一个黑黑的小身子在我眼前一晃。我按捺住内心奔涌的情绪,轻声问,孩子正常吗?

  正常。有人朗声肯定。

  不能动弹的我,略微宽了心。过了两分钟,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孩子,都正常吗?

  正常!双眼皮呢。有人回答得很爽朗。亲手护卫一个孩子来这个世界,她们的语气里带着很自然的自豪与亲切。

  在心里,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感谢上帝。感谢神。那一刻我发誓,从此以后,我不再对这个世界有任何怨言。从今以后,我应该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感激,感恩一切。只因为,上帝给了我一个健康的你。

  下午,被推回病房的我从麻醉的沉睡中醒来,可以仔细端详躺在身边小床中的你了。你的样子很好看,白净、安然,正沉浸在甜香的梦中。那个样子,让我感觉到整个世界的温柔和善意。你爸爸站在床栏边,用两根手指对我做了一个大V的姿势,让我忍不住笑了。

  他是想对我说,我们合作成功吗?我永远地记住了那个手势。

  06

  你到来之后的一切,对我都是新的考验。

  在嗷嗷待哺的你面前,我几乎没什么时间和心力再做别的,除了手边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应付偶尔的约稿,我再没有了别的“生活”。感觉每天过得都很匆忙,非常具体和物化。曾经充塞内心的那些华而不实虚头巴脑的念想,都被因你而带来的种种事务冲刷殆尽。俗话说,生孩傻三年。是这样。

  在月子里的那三十天,我没下楼没出过门,时光变得昏昏沉沉,周而复始,令人困顿。有一次,深夜十二点了你还不睡,哭闹不止,让我感觉烦躁难耐,恨不得马上把你送人。

碎碎 | 当我有了你

  后来反思,原以为自己是爱孩子的,原来我爱的只是抽象的孩子。就像我原以为热爱人类,可是一面对具体的人,很容易就感觉内心厌倦,打不起精神。原来我爱的,只是抽象的人类。原来,我的爱那么孱弱,经不起推敲。

  你九个月时,我们有了第一次长时间的分离,长达七天。因为单位里有个台湾行的机会,正好,我也想借此机会给你断奶。

  断奶的过程堪称痛苦。那些汹涌而至的乳汁,要生生地给它逼回去,犹如让奔腾的江河断流干枯,需要用力挽狂澜般的力量去堵塞压抑。下班归家,或者半夜醒来,你见到我,像往常一样急巴巴地哭着,挥舞着两只小胳膊向我伸来,指望着在我的怀抱里寻找抚慰,餍足饥饿。但是,我再也不能给予你我曾给过的甜蜜。我徒然地抱着你,让你更加失望难耐,发出更加响亮的哭泣。你能连续哭上二十多分钟,整个夜晚都让你哭碎了,直到你把自己哭倒在疲惫中睡去。

  到台湾的第一天,黄昏时候,走在台湾的马路上,忽然感到巨大的空落难耐,还有漫卷全身的懊悔,恨不得马上赶回家,结结实实地抱着你。那一刻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隐秘地享受着你对我的依赖,享受我所能给你带来的身心的欢乐与满足,我那么享受这种深不可测的甜蜜与沉醉,可是,就因为一个台湾行,我就牺牲了你的需要,葬送了自己本可延宕的幸福感。现在,只有承受它给予我的撕扯感与虚脱感。当不能再给予你,我比你更难过,更不好受。这是一种无可逆转牵心连肺般的丧失,就像曾经,把我们紧密相连的生命的脐带,被剪断。

  断奶,是一种生命的贯通和连接的中断,那种被托付被填充的充实感再也没有了,我空空荡荡,一无所依。在台湾的那几天,我像一个空心人,无从安顿。所有的风景,都让我感觉残忍。

  07

  一周岁时,你会走路了。过生日的那一天,我试着为你写了一首诗,那也是你给予我的很多感念的凝缩:

  从此以后

  我去世上的所有地方

  都要途经你

  我辗转于世界的任何角落

  都要穿越你

  你是起点

  也是终点

  因为爱你

  我爱上了世界上所有的人

  因为

  他们曾和你一样

  是个柔软的婴孩

  躺在妈妈的掌心

  因为你

  我要原谅世上所有的人

  所有的罪,与过

  所有的丑,与恶

  因为

  他们曾经和你一样

  洁白如初

  从神那里经过

  我的孩子,这是你给予我的提升。我们一定互为生命的导师。

  转眼,你三岁了。

  有天上午,我带着你去家门口附近的超市买东西。不过是两三百米的距离,你走走停停,一会儿停下来看蚂蚁,一会儿在路边的台阶上蹦上跳下一次又一次,一会儿去追逐风吹起的一朵柳絮,一会儿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如获至宝,十多分钟过去了还没走到超市。我开始心情烦躁。心里算计着上午要做的事,感觉生命都被你这个小人儿荒废了。快到超市门口的时候,看着身后没跟上来的你,我忍不住对你大声呵斥,叫你赶快过来,喊出的声音之大之不耐烦,让我自己听着都觉刺耳、害臊。我怎么变成了这样?

  这时候,我看到向超市走过来的一对母子。孩子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脸上五官分散,是让人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第二眼的排列组合。他的眼神呆滞无光,一副与世隔绝的表情,嘴角流着涎水,走路时胳膊和腿弯曲晃荡,像是在天上飞——显然是个非常严重的“唐氏儿”。而他身后的妈妈,表情平静,眼神里也无风雨也无晴,那是超越了悲戚与沉重,蹚过了疼痛与无望的宁静。那一幕看得我心跳骤停,又感觉悸动。

  如果,命运带给我一个这样的孩子,我会怎么样?每天以泪洗面,还是残忍又懦弱地把他抛弃?是全线崩溃成为世界上最绝望的那个人,还是带着他一起离开人世?可是这位妈妈,她的肩膀是什么做的?她脸上的平静与接纳,平静得如同蓝得透明没有杂质的天空,让整个世界的喧嚣刹时停顿下来,也在我的心上抽起响亮的一鞭。

  我站在那里,站在我们各自的命运里,站在内心深处对这位妈妈深深的无言的致敬里,转身牢牢抓住了你的手,努力对你绽出一个微笑。

  那一刻,我想,从今以后,我该永远安于,并且感恩,命运给予自己的一切。

  本文来源黄河文学月刊公众号

  图片来自网络

  近期好文推荐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4-2025 珠海fengs代孕博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