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fengs代孕博客

专业的网站,值得信任!
实录|老公的弱智弟弟,差点拖垮了我们的婚姻
来源:http://fengblog.net  日期:2019-04-28

  01

  我和徐阳谈恋爱时,就知道他有个弱智的弟弟,但那时压根儿没想到,他这个弱智的弟弟,跟我以后的人生会有多大的关系。

  因为那时,我才读初三。是的,我和徐阳是早恋。徐阳说,他读初一时,就对我有好感了,因为我是每次都能考全年级第一的学霸,在他眼里,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我和徐阳读初三时,才被分到一个被全校师生们称为尖子班的小班。我们这个小班几乎是全封闭式的管理,但徐阳仍然大胆地在学习之余,给我写了好几封情书。

  对徐阳这个个子高高,眼睛大大,学习成绩也很优异的大男孩,清高的我,情窦初开了。

  从初三,到高中,到大学,到毕业后参加工作,我和徐阳整整跑了十年的爱情马拉松。在我决定嫁给徐阳时,我妈语重心长地跟我谈了一次话。

  徐阳的妈妈在他读小学时,因为和他奶奶一直关系不好,有次吵架,一时想不开喝农药自尽了。他爸爸后来一直没再婚,就带着徐阳和弱智的小儿子艰难地生活。

  如今,徐阳的弟弟徐亮都成年了,但却一直在家闲着,完全没有劳动能力。

  我妈很担忧地对我说,徐阳是个好青年,但结婚不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如果以后他爸爸不在了,照顾他弟弟的责任就全部落在了徐阳和我身上。

  照顾他弟弟一时不是什么难事,但照顾一世,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照顾得好,自然是好,但我这个嫂子肯定得吃很多苦。如果照顾得不好,那到头来我可能什么都落不到好,外人还会说闲言碎语。

  我妈看着我的双眼,很慎重地说,和徐阳结婚,你自己得想好了。

  02

  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再加上想着徐阳的爸爸不是还健在吗,所以并没有把我妈的话放在心上。

  就这样,在我妈的隐隐担忧下,我和徐阳仍然甜蜜地步入了婚姻的礼堂。

  结婚后,我和徐阳继续留在广州番禺工作。对于呆在乡下的公公和徐亮,徐阳和我在一起时,谈论得很少。在我俩的心里,从来都没去设想过公公会有不在的那天。

  我们和身边的很多同事一样,都只想着努力工作,以后在番禺这边供套房子定居。平常寄些钱给家人,过年回去和他们团聚下就行了。

  工作了五年后,我和徐阳在番禺的一个镇上供了套房子。公公和我父母听到这个消息,都挺开心的。

  房子有了,我们便开始积极备孕,不久我就怀上了。就在我和徐阳以为,生活正在朝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前进时,公公却突然得肺癌去世了。

  其实,公公的身体早就不好了,但他身边一直没个人照料,他只能自己硬撑着,不想我们在外面工作不安心。

  公公的去世,对徐阳的打击很大,好像让他在一夜间就变得沧桑了。送公公上山后,在他老家的房子里,我俩愁眉苦脸地商量着徐亮该怎么办。

  徐阳大伯和小叔都住在乡下,离他家都不远,但他们都没有主动开口,叫徐亮以后住到他们家。而我们带徐亮回番禺也不现实,我们两人还要上班。

  此时,我才想起我妈婚前对我说的话,也才意识到,养个弱智的小叔子真不是多双筷子那么简单的事。

  最后,还是我出的主意,说大伯和小叔家,叫徐亮轮着住,一个月轮一次。至于生活费,我们一个月出1500。我知道,一个月1500在乡下不算少的。果然,叔伯听了后都欣然同意。

  把徐亮安置后好,我和徐阳才疲惫地回到番禺去上班。

  03

  我们回到番禺后,一个月之内,徐阳的大伯母打了两个电话过来,两次都是说找不到徐亮,把我们急得不得了,但又远水救不了近火。

  幸好后来又说找到了,一次是徐亮自己回来的,一次是他们在公公的坟地里找到的。

  发生这两次事后,徐阳打电话给徐亮,嘱咐他以后不要乱跑,想出去玩就在村里转转,不要走远了。徐亮讷讷地说知道了。

  不过后来,徐阳的叔伯们还真的没有再打电话来,说找不到徐亮了。徐阳告诉我,其实他弟弟并不是很傻,跟他说话他听得懂,他就是从小孤僻,不爱说话。

  一说起弟弟,徐阳就觉得特别惭愧。

  他说,他从初中起便住校了,跟弟弟一直相处得不多,对弟弟也很少关心。如今他爸过世,他们兄弟俩本应该相依为命的,但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没有能力把弟弟接到身边来。

  听到徐阳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我们已经在番禺买了房子,还有几个月,我们的孩子也要出生了。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只能先让徐亮住在乡下,以后再做打算。

  这晚,我的心里便有了隐隐的预感,我和徐阳肯定在番禺住不长的。

  预产期的前半个月我休了产假,我妈也提前过来照顾我月子。十来天后,儿子顺利出生了。儿子的到来,终于让徐阳暂时散去了的愁容。

  我妈其实是不想长期呆在番禺给我带孩子的,但看到我们还要养徐阳的弟弟,如果我不上班,或是请个保姆,经济压力太大了。

  做妈妈的总是最心疼女儿,所以她最后还是决定,帮我们把孩子带到读幼儿园再回去。我妈的体贴和付出,让我和徐阳都大松了一口气。

  04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儿子才几个月时,我爸就生病住院了。听说是我妈不在家,他一个人老是不做饭,经常都是一天煮一顿新鲜的,其余两餐吃点剩饭剩菜,或是去小卖部买包泡面吃,结果把自己的胃搞坏了,我妈只好回去照顾他。

  我妈虽然没明说,但我知道,她这一走很难再过来了。而且我确实也心疼我爸,觉得是因为我,他才病的。和徐阳商量后,我便辞了职,在家全职带孩子。

  带孩子的日子,琐碎而忙碌。但偶尔闲下来时,我还是会想,我和徐阳的家人都在老家,而我们却离他们千里之遥,想回去一趟,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我做全职主妇,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如果把儿子送回老家给父母带,我们又不舍得,更不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就做留守儿童。

  第一次,我不想呆在番禺了,想回老家。

  当天,徐阳下班回来后,我和他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徐阳挺意外,也挺兴奋的。他说,其实大伯母第一次打电话给他,说徐亮不见了时,他就有这种想法了。

  但是,他有太多的顾虑。比如这边的房子怎么处理,我们两人回家做什么工作等等,都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我们现在又有了孩子,经济上已经很紧张了,做任何大的决定都必须慎重再慎重。

  徐阳的顾虑也是我的顾虑,所以这次的交谈,我们最后还是没谈出个结果来。

  春节时,我们带着儿子一起回了徐阳老家。看着他老家原本就破旧的房子,因为长期没有人居住,也没有人打扫,墙上布满了蜘蛛网,地上有很多恶心的老鼠屎,我和徐阳的心里都感到特别难受。

  徐阳把徐亮叫了过来,带着他一起打扫卫生,叫我带着儿子在门口玩。看着他们兄弟忙里忙外的身影,我才真正感到,徐亮这个弟弟,也是我重要的家人。

  05

  在徐阳老家呆的十来天里,只要是我们自己在家里做饭吃,徐亮每餐都吃两碗。平常我们叫他做点小事,他都会积极地去做。

  但只要说去叔伯家吃饭,他总是磨磨蹭蹭,很消极被动的样子。在叔伯家的饭桌上,他总是坐在角落的位置,像个小媳妇一样畏首畏尾的,每餐只吃一碗饭,只敢夹自己面前的两盘菜。

  因为在叔伯家吃饭,人多,大家似乎也不怎么去关注他。我看到徐亮这个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猜想着,他寄养在叔伯家,肯定也是过的这样的生活,胆小,被忽视。

  过完春节假期,我们要回番禺的那天,徐亮看着我们离开的眼神,经常在我脑海闪现。

  那个眼神里面,充满了茫然。这种茫然的眼神,让我心酸,也让我心生愧疚。

  如果说,是徐亮的这个眼神,终于让我下定决心,回家乡的小城定居,或许很多人难以置信。但这却是事实,是一个只有我自己清楚的事实。

  因为我有了决心,徐阳也慢慢打消了心里的种种顾虑。我们开始着手卖这边的房子,也叫家乡的同学有空帮我们留意下工作和房子的事。

  花了半年多时间,我们在番禺的房子才卖掉,徐阳也辞了职。我们一家三口先在家乡的小城租了套家具齐全的房子住,不多久,徐阳就幸运地在一家工业园里,应聘上了一份电气工程师的工作,工资只比以前低一千多。

  徐阳的工作落实后,我们把徐亮从乡下接了过来。一家人团聚的那晚,我们在外面大吃大喝了一顿,徐阳很开心,徐亮的脸上似乎也有喜悦之色。

  06

  家乡小城的消费虽然不高,但徐阳一个人上班,我和徐亮两个大活人成天呆在家里,我总感觉心里挺不自在的。

  读书时,我的作文一直写得很不错,我便开始在带孩子之余,尝试写写文章,给一些公号投投稿,虽然赚的稿费很少,但生活立马变得充实紧凑了起来。

  我是不无聊了,但徐亮每天却显得很无聊,他除了看电视便是睡觉。看着他这个一米七多手脚健全的大男人,成天呆在屋子里晃荡,浑浑噩噩地度日。说心里话,时间长了,我的心里真的觉得赌得慌。

实录|老公的弱智弟弟,差点拖垮了我们的婚姻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如果以后我和徐阳也不在了呢,那他怎么办?让我的儿子以后也像我们一样吗?我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从一出生,就背上了一副沉重的负担。

  纠结了一段时间后,我和徐阳商量,要不让徐亮学个手艺或找个什么简单的工作做吧。

  谁知道我才一说,徐阳就激动起来了,说我是不是开始嫌弃他弟弟了?说徐亮只读了两年书,而且每次考试都是零蛋,他能做什么,让他扫大街吗?他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弟弟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和徐阳争辩,什么事,只有尝试了才知道,不敢去尝试,一生都不会。但徐阳仍然以为我这是嫌弃他弟弟,甚至还说出了“真是日久见人心”这种寒心的话。

  和徐阳在一起这么多年,第一次,我们因为亲人的事谈得不欢而散。我知道,徐亮是徐阳的软肋,但没想到,他敏感到这种地步。他对我的态度,也变得冷淡了。

  我们这个家似乎陷入了一场死局,未来会如何,我也有点茫然了。

  07

  日子,就这么平淡而压抑地过着。对徐亮的未来,我始终放在心上。

  通过这么久对徐亮的观察,我发现他并不笨,只是一直不爱说话,显得比常人呆板一些。我觉得,小时候他可能只是有自闭症倾向,家人却把他当成弱智来对待了,一直放任自流,过度保护和溺爱,才导致他长大后真的比常人差一些。

  想到这些,真是让我无限嘘唏,子女的命运真是与家庭教育有着莫大的关系。

  徐亮要跟着我和他哥哥生活一辈子,我是无法做到对他放任自流的。纵然徐阳不同意他出去做事,我还是很想尝试一下。

  为了让徐亮能多接触点人,多说点话,每天去菜市场买菜我都叫他一起去,然后两人分工,我给钱他,两个人到不同的摊位去买不同的菜。

  在街上碰到有发楼盘宣传单什么的,我也会叫别人给一叠他,让他免费帮别人发一下。

  在家里,只要徐阳还没回来,拖地,洗菜,切菜这些事,我都会叫徐亮来做。渐渐地,徐亮虽然仍然不爱说话,但做事越来越麻利些了,在外面也不再是怯生生的样子。

  看到徐亮一点点的变化,我很欣慰。有次我问他,以后想做什么?他说不知道。我接着问他,去厂里做事好不好?他说好。

  于是,我瞒着徐阳,把徐亮介绍到了我一个亲戚家的服装厂里,叫亲戚先安排他做些搬货、剪线头的粗杂活儿,以后再让他尝试学车位。

  当晚,徐阳下班回来,得知徐亮竟然出去工作了一天,倒也没埋怨我。

  08

  一个多月后,当26岁的徐亮领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薪水,晚上骑着自行李,提了一大袋烤串回来,说是买给我们吃的时,我和徐阳简直开心得想哭。

  那晚,徐阳对我说:“老婆,其实我之前有想过,你要是真嫌弃我弟弟,大不了离婚。我带着弟弟过,养他一辈子。”

  “那你现在怎么想?”

  “弟弟都不靠我养了,我当然是养老婆一辈子了。”

  “你想养我一辈子,我还不愿意呢!我现在的稿费已经足够养得起自己了,而且,我发觉我好像已经对你没有爱情了。”我决定捉弄一下徐阳,谁叫他竟敢有过离婚的念头。

  听了我最后说的那句话,徐阳的神情一下暗淡了下来。

  “不过,爱情好像是没有,但是却已经有了另外一种情。”

  “嗯?什么情?”徐阳的眼睛一下亮了。

  我调皮地回答:“亲情。”

  “不管什么情,我知道老婆对我有情就好了。”徐阳动容地说。

  其实,我也知道,夫妻之间,爱情也好,亲情也罢,不必界定得如此清晰,只要有真情和温情,就是幸福的,就值得继续经营下去。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4-2025 珠海fengs代孕博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